帖子主题: 岁月了无痕  

论坛级别: 学员
学术等级: 兼职
发帖:14
经验:0
鲜花:0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Wed Jan 04 09:52:26 CST 2017

陶阳谷

我时常想象这么一个画面:那是父亲还年轻时的一个冬天,披着遮耳的长发,与村里的汉子们带着狗在银装素裹的深山老林中奔跑,追赶那被大雪围困了的野羊,如同追赶他的青春一般。是他钻山风一样跑在最前,一把扯住了野羊的后腿,将其按到在地。

我的记忆仿佛就是从那个挂着一大条野羊腿的墙壁上开始的。

他有过许多不同类型的职业:当过乡村中学的代课老师,耕过田、放过排木、干过小贩,做过编辑、记者……

父亲是个性格直爽的人,并不嗜酒,但每每喝起酒来也是无所顾虑。在我的印象中,父亲只有在喝得七八分醉时才显得与我有些亲热,才会少有的夸夸我,甚至跟我开个玩笑。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他赶了好几场酒宴之后,也是岁月不饶人,酒量已是大不如前了,被人送回来时已是醉如烂泥。但第二天他又被人送回来了,脸上有伤痕,掉了一串钥匙和一只鞋。原来**在半醉半醒之间,他执意要到爷爷的坟前去看看。爷爷的坟是要翻过一座山头的。偏那天下过大雨,晚上也是见不到一点星光的,上山路更是不好走,迷迷糊糊跌了一跤,从山坡上滚了下来。所幸他还能找到熟人家。

 
论坛级别: 钻石会员
学术等级: 兼职
发帖:13550
经验:0
鲜花:1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17-01-05 08:52:26
快速回复主题

岁月了无痕


    您尚未登录,发表回复前请先登录,或者 注册
  Ctrl+Enter直接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