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鱼,一辈子也不过是条普通的鱼,也许沉寂在不知名的河里,和其他鱼没任何区别,眼神空洞而迷茫。视界限制层面,层面反过来又牵制视界。长此以往,一生最大的独特,也许就是某一天“幸运”地被捞起,被烧了吃了。

而有些鱼,可以游到海里,可以跃龙门,甚至可以飞翔。只要敢想,哪有什么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