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不多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的(鸡)痛苦,继续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