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主题: 翻译的符号学视角  

论坛级别: 学员
学术等级: 兼职
发帖:51
经验:108
鲜花:0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12-03-31 13:07:23
翻译是与人类社会的生存和发展息息相关的交际活动。长久以来,人们较为普遍地认为“翻译是把一种语言文字的意义用另一种语言文字表达出来(也指方言与共同语、方言与方言、古代语与现代语之间一种用另一种表达);把代表语言文字的符号或数码用语言文字表达出来。但是,随着翻译研究向纵深发展,人们根据不同的理论、从不同的视角看待翻译,发现这一定义是有片面性的。它依据的是语言学理论,将翻译局限在语言文字的转换之中,潜在的翻译标准是最大限度的“等值”或“等效”,容易使译者忽视翻译的社会性、目的性与创造性。此时,翻译的符号学视角便显露出其优势。
1.1认识符号
在符号学学者看来,世界充满了符号,世界是符号的世界。符号不是孤立存在的,它从属于由同类符号组成的符号系统。同一符号系统之间的符号既有共性也有差异,有差异才能凸显个性。不同符号系统之间都有联系,彼此相互作用,转换意义。如文学和音乐均为复杂的符号系统,曹雪芹的著作《红楼梦》是一个文学符号,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的配乐则是一个音乐符号。
符号的意义与社会文化语境密切相关。牡丹在中国文化中象征富贵,在西方文化中却无此象征意义;一束鲜花,对花店老板而言仅是商品和利润,但对在情人节收到它的情人来说则是爱情的信物,对在母亲节收到它的母亲来说则表示子女对她的敬爱和家庭的温馨。
认识符号、创造符号、为符号赋义、解释符号的意义自古以来就是人类从事的符号活动。对符号活动的研究形成了符号科学。
1.2认识符号学
符号学是“研究符号、符号系统和人类符号活动的科学”虽然符号一直存在于人们的意识中,其历史可追潮到语言文字出现之前,但直到20世纪符号学才作为研究符号系统与符号行为的科学在西方逐渐形成两个主流学派:以费迪南·德·索绪尔(Ferdinand de Saussure)为代表的结构主义符号学派和以查尔斯·皮尔士(Charles Peirce)为代表的解释符号学派。
符号学之所以得到各学科学者的青睐,首先是因为它所研究的符号、表意和交际是任何学科都不能回避的内容。其次,符号学的认识论和方法论将客体作为符号进行研究已推动了许多学科的发展,作为元理论,它已衍生出艺术符号学、文化符号学、建筑符号学、生物符号学、动物符号学、文学符号学、语言符号学、汉字符号学等许多应用符号学分支。
1.3翻译的符号学视角
审视翻译过程,首先必须接受这样的观点:尽管翻译主要是语言活动,它却属于符号学,属于研究符号系统或结构、符号过程与符号功能的科学,这是对它最恰当的归类。尽管不同符号系统之间有差异,符际翻译的确在进行。我们无需呈现实证,而应解释实证。这正是用符号学观点研究翻译的出发点。
1.3.1翻译的定义
翻译是一种符号活动( semiosis),是解释符号的过程。那么,什么是符号?符号( signs)在词典中一般定义为“记号”和“标记”。而符号学家却认为符号是一种关系,“记号”和“标记”只是这种关系的反映。
在符号内的关系中,表现体完全决定于客体,而解释体只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于表现体。因此,一方面,符号的意义至少部分是不确定的;另一方面,正因为这种不确定性,三元符号关系就构成质疑和发现的过程,而重点是发现解释体离客体(真实的状况)究竟有多远。这种质疑和发现完全依靠解释者的智慧和创造。
符号活动是解释符号的活动。只要符号存在,就有符号活动在进行。苏珊·彼得里利(Susan Petrilli)强调符号条件的论述值得我们注意。她认为“符号的基本条件是它由‘被解释’符号(含一个暗指客体)和解释体构成,其间的关系是解释体可以解释‘被解释’符号。‘被解释’符号成为符号的成分是因为它接受解释,但解释体继而也成为符号成分是因为它有潜力生成新符号:于是,只要有一个符号存在,立刻就会有两个符号,三个符号直至无穷。
1.3.2翻译的分类
最初用符号学对翻译进行分类的学者是罗曼,雅各布逊(Roman Jacobson)。他在“翻译的语言学问题”(2000)一文中,不仅采用皮尔士的符号概念引入符号学意义观,即意义是一种关系,关系到一条有意义潜质的、不可穷尽的符号链,他还用符号学的观念将翻译分成语内翻译(intralingual translation)、语际翻译(interlingual translation)和符际翻译(intersen-tion))三类。这—开创性的工作,不仅拓宽了翻译研究的深度和广度,而且奠定了将符号学用于翻译研究与翻译实践的基础,在我国学术界影响很大。
无论翻译如何分类,用符号学视角看待翻译,就应有这样的概念——语际翻译只是翻译的一种,人类从事的翻译活动,虽然以语言符号系统为主,但也可借助其他符号系统。传统定义的“语言”,是“历史一自然语言”( historical-natural languages),“符号或数码”也是“语言”(languages)。
1.3.3翻译的过程
翻译过程即是解释符号意义的过程。在翻译初始符号的活动中,源语文本是
表现体,它携带的信息为客体,目的语文本是解释体,译者则是解释者。由于源语文本是符号,它一定能接受解释,即具备可译性;目的语文本作为解释体,同时具备生成新符号的潜力,它也是符号;目的语文本与客体之间的关系应该类似源语文本与客体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目的语文本逻辑上应与源语文本相似;目的语文本(解释体)一经生成,就成为一个新符号,也由表现体(含一个暗指客体)和解释体构成,并进入下一轮符号活动。
1.3.4符号学意义观
意义问题是20世纪以来人文科学关注的焦点之一。按符号学观点,煮1br是1一种关系,符号的意义是由解释体所传达的表现体与客体关系,既包括概念,也包括思想与情感。
符号不是孤立存在的个体,符号的意义要在一定的语境中借助相关的符号才能得到解释。
源语文本和目的语文本均为使用中的语言(language in use),是言语。它们的意义,是语用意义。
1.3.5假设推理与译者的创新
由于符号世界丰富多彩,符号意义层出不穷,新的符号不断产生,译者常会遇到未经解释或尚无法解释的现象,这时,采用“假说推理”  通过直觉的飞跃作出假说是一种有效的方法。译者的经验在两处始于“假说推理”:《l,最初接触源语时,猜测源语中陌生的书写符号或词语的意义,这是一种飞跃;(2)最初接触源语文本时,遇到的词语有抗译性,将它们译为目的语的对应语,实现了飞跃。假说推理的体验是一种从不知如何着手、思绪混乱、在重任面前感到恐惧的状态,到最终将理解和表达中的难点译成了言语,以某种方式实现飞跃的过程。
译者继续翻译时,自然会检验用“假说推理”解决难题的方法,将其在很不同的语境中用归纳法进行检验。假说推理难,因为它是第一次;归纳则较 ,容易,虽然它需要研究大量似乎互不相关的译例,但相应的模式一定会渐渐浮现出来。
1.3.6翻译的标准
翻译既是符号活动,又是由人操纵、为人服务的社会交际活动。
从符号活动的本质来看,解释体与表现体在逻辑上不可能对等,因为对等会阻滞知识的进步,而知识的进步正是生成符号和使用符号的意义。首先,目的语文本应贴近交际目的。源语文本与目的语文本的目的可能一致,也可能不一致,经常需要协调。
其次,目的语文本要近似源语文本。最后,目的语文本要接近目的语读者的审美情趣。译者要在这三者之间协涸—尋找最适合的度。
 
论坛级别: 学员
学术等级: 兼职
发帖:29
经验:4
鲜花:0
勋章:0
离线
发表于:2012-04-11 14:39:15
确实是!
快速回复主题

翻译的符号学视角


    您尚未登录,发表回复前请先登录,或者 注册
  Ctrl+Enter直接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