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面我们说到八项要求时,曾专门谈到译者要对母语有很娴熟的驾驭能力,这一点在培养我国新时期的翻译与外语人才的整个过程中尤其有进一步强调的必要。学习外语,读翻译学位,人们对外文比较重视,但对于如何不断提高自身的汉语水平总不太可能落到实处,比较理想的情形是,人们学习翻译,从事实践的时候,能兼顾这两种语言能力的提升,翻译过程中,最让人男生甚至痛苦的事,是“意未尽而语句已穷”,特别是在英译汉时,那种如余光中先生所讲的“中文不济”的窘境着实让你难堪、着急。因此对一个有志于做好翻译工作的人来说,尤其是对一个准备将翻译作为自己终身使命的人来说,修炼自己的汉语应当是一生都要努力去实践的事。
一个人的汉语水平不一定与其学历成正比。有的人虽然学历不高,但可能幼承庭训,汉语的底子打的很厚实,后来成了翻译场上的一把好手。有的人,虽然学历很高,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汉语没有学好,无论阅读还是写作,积淀稀薄,后来做翻译,其文字功底每每摆脱不了捉襟见肘的尴尬,译稿总要让人一再修改润色。这两类人的存在是客观事实,而且对于后者来说,知晓许多翻译理论并不能对其中文亏欠有丝毫补偿。
汉语的修炼靠自己,旧时,文学学习的基础在所谓的小学。今天似不再强调这一点了。但是汉语要打好最起码的底子,恐怕还得要从真正意义上 的识字开始,或者要从有识字的意识开始。
除识字外,翻译工作者还应下功夫学习中国的成语典故,中国的成语典故浩如烟海,几乎没有人能称自己对其有全盘的知晓。我们应当谨慎地对待成语典故的理与运用,这对翻译工作尤其重要。目前,国内的文字运用存在许多混乱或不规范的现象,其中一些成语典故的错用误用特别令人膛目结舌,有的甚至已经到了积非成是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