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提要: 在德语的报刊文章中为数不少的复合词由作者即兴构成,具有较强的启示性。
关键词:德语 德语学习



Understanding of the compound words in the German newspapers
提要 在德语的报刊文章中为数不少的复合词由作者即兴构成,具有较强的启示性。德语复合词的构词成分之间存在一定的语义语法关系,并可通过句法手段表达出来。只有在篇章基础上,在特定的语境中才能获得复合词的完整语义 。
关键词 复合词 启示性 构词语义 篇章



我们在阅读德语报刊的时候,经常会发现一些词在词典里找不到相应的词条,成为阅读理解的“拦路虎”。的确,随着社会和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不断地有新的领域被开拓出来。生活中出现的大量新事物 、新现象、新思想,需要用语言来加以表达,许许多多的新词也就应运而生,而词典的编撰是无法与词汇的发展同步的。在今天“信息爆炸”的时代,词汇同样也在以爆炸的速度迅速地膨胀、增长着。我们在阅读外文报刊时会遇 到“新面孔”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实际上纯粹的新造词是极为罕见的,现在的所谓“新词”其实是在原有词汇的基础上产生、形成的,其途径有二:一是给原有的词赋予新的意义,表现为词义的增加、转折、引申等;二 是将原有的词(有时也吸收外来词素)按照构词规律组合而成新词,例如Netz(网)和Seite(面,页)这两个词因计算机技术尤其是因特网的发展而增加了新的含义,同时它们也与其它单词共同构成了许多新的词,如 Netz-Software(网络软件), Internet-Seite(因特网网页)等。在这些新词中复合词是最能产、最有表现力的形式,因而是我们阅读时遭遇最多的障碍。本文的目的即是,通过研究德语复合词的构词规律,探讨在没有词典帮助的情况下理 解词义的方法,从而提高阅读的质量和速度。


一 德语复合词的启示性


在德语阅读中,没有词典的帮助,我们仍然能理解大多数复合词。这首先是因为德语复合词的构成极有规律,显示出很强的启示性(Motivation)。
就简单词而言,其外在的形式(读音、字母)和内 容(词义)之间并不存在必然的联系,没有启示性1。只有极少数简单词能依稀看出点语音启示性的痕迹,如拟声词Kuckuck,Kikeriki,Wauwau等。而几乎所有的新词都具有启示性。具有启示性的词也被 称为“透明词”。对于一个陌生的复合词,如果我们熟悉其构词成分和构词规律,便可推知其基本含义。如:Finanzkrise (金融危机) = Finanz + Krise: finanzielle Krise; Handelskrieg (贸易战) = Handel + -s- + Krieg: Krieg im Handel等。这是因为,按照转换生成构词学派的观点,每个人都具有潜在的语言能力(Sprachkompetenz),能够根据有限的句法规则理解和创造无限的句子,同样,人们也能够根据有限的构词规则理解 和创造无限的新词2。这一过程的实现,即是以句法结构为表现形式的深层结构(Tiefenstruktur)向表层结构(Oberflächenstruktur)的转换,例如Finanzkrise← Krise,die im Finanzbereich ausbricht。因此,当我们看到一个复合词时,经由它的表层结构可以回溯到它的深层结构,从而得到它的释义。
复合词的启示性有强弱之分。新出现的复合词大都由作者即兴构成,被称为“瞬间构词”(A ugenblicksbildung) 或“临时构词”(okkasionelle Bildung),这些新词一般结构较为松散,启示性就强,很容易理解。有些词是“一次性”的,有些词随着使用频率的增加而被广为接受并收入词典。在这一词汇化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有一些词逐渐摆脱其构词成分的 语义约束而倾向于建立独立的固定语义,其启示性也就随之减弱甚至完全丧失(Demotivierung),并成为惯用词(Idiom)而无法解析。试比较Großstadt(大城市) 和Großmutter(祖母,外祖母),前者可以理解为eine große Stadt,而 后者却不能说是 große Mutter。惯用词中有的是固定概念的命名,如Milchstraße(银河,而不是“牛奶路”);有的是词义的扩大或缩小,如Verwaltungskörper(行政团体,K&ou ml;rper最初指的是人或动物的躯干,现在扩大到可指物质的东西),Hochzeit(原指一般的宗教节日,后来缩小到专指“婚礼”);有的是词义带有修辞色彩,如Wetterhahn(风信旗,旗为鸡的形状 ),以及一些习语中的复合词如das geht über die Hutschnur (Hutschnur本义“帽带”,但在此固定搭配中其本义已消失,与其它词共同表示“这太过分了”)等等。因此,对于已惯用化的词,整个复合词的词义与构词成分的意义往往相去甚远,我们就不能想当然地“望文生 义”,而应查阅词典并根据上下文来判定正确的词义。在复合词中,完全惯用化的情况是不多的,大多数复合词都能由其构词成分而推知其含义,但也不是简单、机械的意义相加。
要正确地理解复合词的词义,首先必须 了解复合词的构词规律,还要明确其所处的具体语言环境,同时一定的基础词汇量也是必不可少的。


二 通过分析结构和构词语义来理解德语复合词


通过分析构词成分可以推知复合词的含义。构词成分之间的语法和语义关系可以通过一些句法手段(词组或句子)表达出来,使复合词词义明朗化,从而帮助我们更为精确地获取复合词的词义信息。
按照各构词 成分之间的关系,德语复合词可分为并列型复合词(Kopulativkomposita) 和限定型复合词(Determinativkompsita)。
并列型复合词的数量不多,其构词成分之间是并列关系,没有主从之分,互相不限定、不修饰,形成了“既是…又是…”的结构,通常可用 und 转换成词组。整个复合词的语义一般为两个构词成分的语义交叉部分,如Südost(东南),taubstumm(又聋又哑), Dichterkomponist(诗人兼作曲家),Radiowecker(带闹钟的收音机)等。也有一些并列型复合词是由互相矛盾的形容词组成的,如schwarzweiß, bittersüß。还有一些由连字符连接而成,如deutsch-chinesisch, politisch-wirtschaftlich 等。并列型复合词大都易于理解。
数量最多的是限定型复合词。其构词成分的第二部分为基本词(Grundwort),决定着复合词的语法特征(词类、性、数、格等)和语义上的基本类属,是复合词的核心。第 一部分为限定词(Bestimmungswort),在语义和语法上从属于基本词,对基本词作进一步说明。例如,Wirtschaftsbau(经济建设) 和Wohnungsbau(住房建设),基本词 Bau(建设)确定了复合词所属的词场(Wortfeld),限定词 Wirtschaft(经济)和 Wohnung(住房)又将范围进一步缩小、限定,从而使具有相同词根的两个复合词从意义上区别开来。复合词中各构词成分的前后顺序是固定的,更动之后词义便改变了,如 Arbeitsstunde(工作的小时数) 不等同于Stundenarbeit(按小时计的工作),Kuhmilch(牛奶)当然也不是 Milchkuh(奶牛),这种情况在阅读时不容忽视。
限定型复合词一般是二元的,即由两个成分构成,但在报刊文章中三元复合词也常常出现,如Sozialversicherungsbeitrag(社 会保险费),Lohnsteuerklasse(工资所得税等级)等。多元复合词有时是限定型和连接型的混合体,如 Schwarzweißfernseher(黑白电视机), Südost-Asien(东南亚)。无论构词成分多少,它们首先会被划为两部分,然后再继续逐层划分。正确的划分对词义理解是非常重要的,否则会造成歧义,如Hauptstraßenbaupla n3共有四个成分,在第一次划分时出现三种情形:Haupt-Straßenbauplan(街道修建的总体规划), Hauptstraßen-Bauplan(主要街道的修建计划), Hauptstraßenbau-Plan(主要街道修建的计划), 后两种的意思是基本一致的,但与前一种有较大不同。为了澄清这种多义性,文章中出现的多元复合词常常由连字符连接,以便于读者理解。
限定型复合词的构词成分之间主要有以下几种语法语义关系:
1. 从属关系
这类复合词的两个构词成分之间呈现的定语关系可用第二格及定语从句来表示,或者说明一种占有关系,如 Staatsfirma (国营公司,可解释为Firma des Staats/ Firma, die der Staat besitzt),或是体现整体与局部的关系,如 Marktanteil (市场分额,可解释为Anteil des Markts) 等。
2.修饰关系
这一类复合词占了大多数。其限定词从不同角度对基本词进行进一步说明、限定,具体又可分为:
--表示构成材料或组成部分:(woraus?) Eisblume (冰花,可解释为Blume aus Eis),Kundenkreis (客户群,可解释为Kreis aus Kunden)
--表示地点、方向等:(wo? woher? wohin?) Asien-Krise (亚洲危机,可解释为Krise in Asien), Chinareise (中国旅行,可解释为Reise nach China)
--表示时间:(wann?) Monatsverdienst (月收入,可解释为Verdienst im Momat)
--说明原因:(warum?) Hochwasserschaden (洪水灾害,可解释为Schaden infolge des Hochwassers)
--指明方式、工具:(womit?) Geldstrafe (罚款,可解释为Strafe mit Geld), Bahnfahrt (火车旅行,可解释为Fahrt mit der Bahn)
--表示目的、用途:(wozu? wofür?) Bauprojekt (工程项目,可解释为Projekt zum Bau), Arbeitslosenhilfe (失业救助,可解释为Hilfe für die Arbeitslosen)
--陈述性质、特征:(was für ein?) Gesamtumsatz (总营业额,可解释为gesamter Umsatz), Finanzhilfe (财政资助,可解释为finanzielle Hilfe)
--说明基本词的内容、涉及的方面等:Urlaubsgesetz (休假规定,可解释为Gesetz über Urlaub), Haushaltsplan (财政预算案,可解释为Plan über Haushalt)
3.主谓关系
限定词相当于主语,基本词相当于动词谓语,表示限定词的行为或过程,如 Kursverfall (股市下跌,可解释为Der Kurs verfällt.), Preiserhöhung (价格上涨,可解释为Der Preis erhöht sich.) 。
4.动宾关系
限定词相当于基本词的第四格宾语(少数为第三格),如 Betriebsprüfung (企业考查,可解释为Man prüft den Betrieb.), Netzwechsel (网络转换,可解释为Man wechselt das Netz. )。
在多元复合词中可能同时包含两种以上的语义关系,如前文提到的 Hauptstraßenbauplan 一词中就存在着说明性质、内容和目的的修饰关系以及动宾关系。
在德语复合词中还有一些比较特殊的形式,不能简单地从字面理解。包括1)物主型复合词(Possessivkompositum),具有借代 、借喻等修辞色彩,如 Langbein(不是“长腿”,而是“腿长的人”),Rotkäppchen(专指格林童话中的人物“小红帽”,而不是一般的红帽子);2)紧缩复合词(Zusammenrückung),如 der Leerenbecher(酒徒),der Dreikäsehoch(小不点儿),das Dankeschön(感谢),das Vergißmeinnicht(勿忘草)等,由句子或词组不改变语序和词形而组成,没有基本词和限定词之分,其词类、词性也不由最后成分决定;3)拼缀词(Zusammenbildung),借助 派生手段由词组复合而成,如 Außerachtlassen(忽视), Inhaftnahme(监禁)等。
另外,我们在阅读过程中越来越多地发现,作为复合词构词成分的不仅仅是德语词,外来词的吸收已经不可避免地成为现代德语构词的重要组成部分, 特别是由英语单词共同参与组成的德语复合词俯拾皆是,如Online-Angebot(在线供应), Non-food-Einkauf(非食品的购买),Service-Agentur (售后服务处),Single-Haushalt(个人财务) 等等。因此,对其他的外语,尤其是英语,有所了解,无疑有助于德语词汇的学习和掌握。


三 在篇章基础上理解复合词


探讨德语复合词的词义,除了了解复合词本身的结构之外,还需了解德语复合词在篇章(Text)基础上的重要构词规律,需在特定的语境(Kontext)中对复合词进行分析。
语境,不仅指篇章内部的 环境,即语言的上下文(sprachlicher Kontext);还可以指“情景语境” (Situationskontext),包括篇章形成的背景知识、情况常识、特定环境等;还可以是“文化语境”(kultureller Kontext),指的是文章所处的社会环境,所涉及的历史文化、风土人情等。
在同一篇文章中,一些复合词可找到一个甚至多个相应的语篇成分(Textelement),达成语义上的衔接。这些语篇成分 以不同的语言表达方式将复合词另行描述4,对复合词的理解极具启发价值。
1)复合词与相关语篇成分语义上所指同一(referenzidentisch),所含信息量等价。
其中有的在各成分形式上 也完全一致,后者为前者的分解形式,如:
EU-Finanzminister(欧盟财政部长)--- Finanzminister der EU
Asienkrise(亚洲危机)--- die asiatische Krise
Jahresende(年终)--- Ende des Jahres
有的可视为后者是前者的释义、改写,如:
Bauarbeiter(建筑工人)--- Menschen aus Bauberufen
Kursverfall(股市跌落)--- …die Börsenkurse fallen
Haushaltssanierung(财政整顿)--- …daß es die Staatsfinanzen dauerhaft saniert habe…
有的互为同义词、近义词,如:
Arbeitsplatz(工作岗位)--- Job
Bauunternehmen(建筑企业)--- Baufirma
Nachbarland(邻国)--- Nachbarstaat
2)复合词与相关语篇成分语义上不完全对应,而是上下位关系、整体与部分关系等,如:
Mitgliedsland(成员国)--- Teilnehmer an der Währungsunion
Finanzministertagung(财政部长会议)--- Ministertagung --- Tagung
Baufacharbeiter(建筑技工)--- Facharbeiter --- Arbeiter
3)复合词的相关语篇成分没有直接出现,而是一种内隐(implizite)的形式,如:
在一篇文章的标题“Krisenmanager in der Krise”中,Krisenmanager 很容易理解为 Manager in der Krise(危机中的经理),猜测大概是介绍某个人物。但进入正文后马上就能发现,Manager 实际上是指 Internationale Währungsfonds(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和Weltbank(世界银行) 这两个金融机构,文章评论的是它们在亚洲经济危机中所扮演的角色和所起的作用。在报刊文章中特别是标题中,作者用词常常“别有用心”,真正所指尚待下文分解,有时要读完整篇文章才恍然大悟。
人们用于交际 的词语往往具有多义性,只有在具体的语言环境中才能排除歧义,确定所指。如 Leistungsfähigkeit 在不同的专业领域体现不同的含义,可以指学生的“学习能力”,可以指“机器的功率”,也可以是“工作效率”,但此时出现于经济评论中“Jedes Land verfügt entsprechend seiner Größe und wirtschaftlichen Leistungsfähigkeit über eine bestimmte Quote, nach der sich seine Einzahlungen und die im Notfall zu beanspruchende Kreditsumme richten.”(每个国家都具有与其规模和经济实力相适应的定额,并以此来决定支付以及在紧急情况下所需的贷款数额)自然指的是国家的“经济实力”。
在德语报刊文章里出现的复合新词更是基于篇章而为 篇章服务的,大都与篇章主题紧密相联,同属于一个相同的或相关的词场(Wortfeld)。复合词所带有的这种明显的主题色彩,给词义的理解起了一个定向作用。例如在一篇题为“Dresdner Bank ist trotz Krise in Asien für Europas Kapitalmärkte optimistisch”(尽管亚洲爆发危机,德累斯顿银行仍对欧洲金融市场持乐观态度)的文章中出现了以下围绕Krise(危机)和Kapitalmarkt(金融市场)的复合词:Kapitalmarkt -Expert(金融市场专家), Euro-Börse(欧洲股市), Bankanalyst(银行分析家), Privatanleger(个人购买者), Regierungsanleihen(国债), Dollar-Bestand(美元储备), Zinsverzicht(利息放弃), Immobilienkrise(不动产危机), Liquiditätskrise(偿付危机) 等等。
对于复合词词义的探讨,篇章所提供的不仅是具体的语言环境,还有隐藏在字里行间的背景暗示,要求读者本身具备相应的知识与之呼应,否则造成理解上的不完整甚至偏差。如 Dollar-Banane 是个从表面看几乎没有逻辑关系的即兴构词,令人纳闷什么是“美元香蕉”。虽然文中也有一些相关的词,如 Bananenpolitik(香蕉政策), Bananenmarktordnung(香蕉市场规定) 等,但仍不足以使人明白,美元和香蕉怎么会联系到一起。如果读者平时关心时事,对国际贸易有所了解,便会很快明白此文是针对由来已久的美欧香蕉贸易争端的,而Dollar-Banane 则指的是美洲国家出口的香蕉。
另外,由于政治立场、感情倾向等因素,作者在谴词造句过程中赋予文章一定的修辞色彩,使一些词偏离了本义,理解上就要注重其意义的引申,挖掘其真正的内涵。


总而言之,对于一个(具有启示性的)复合词,我们能够通过分析它的构词成分及其构成方式来联想、猜测、推知它的基本词义,但这种理解还停留在表层。当词语进入具体的言语活动后,它所包含的语义往往是非常丰 富而又复杂的,有语言本身的意义,有环境给予的意义,如情境义、词外义和联想义等等,若单从词汇意义或语法意义去理解,是领会不到其中的“言外之义”的。要想完全领悟复合词的蕴涵,应立足于篇章,在上下文的具体语 境中,在背景知识的基础上,经由分析综合而完成。
主动地研究探讨词义的方法,不再一味地依赖词典或是消极地等待老师的讲解,不仅能够帮助阅读理解水平的提高,而且对整个德语学习都有促进作用。



注释


1 “语言符号是任意的。”索绪尔:102。
2 Chomsky 认为,语言具有创造性。参见俞如珍,金顺德:170。
3 此例参考邹培国:81。
4 即篇章语言学的“复指”(Wiederaufgabe)。


参考文献


1)Dederding, Hans-Martin: Wortbildung, Syntax, Text. Erlangen 1982
2)Fleischer, Wolfgang: Wortbildung der deutschen Gegenwartssprache. Leipzig 1983
3)Naumann, Bernd: Einführung in die Wortbildungslehre des Deutschen. Niemeyer 1986
4)Ortner, Hanspeter/ Ortner, Lorelies: Zur Theorie und Praxis der Kompositaforschung. Tübingen 1984
5)Zhu, Jianhua: Morphologie, Semantik und Funktion fachsprachlicher Komposita. Heidelberg 1987
7)索绪尔:普通语言学教程,商务印书馆,1996年。
8)俞如珍,金顺德:当代西方语法理论,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7年。
9)朱建华:语篇基础上的德语构词分析,《篇章 语言学研究论集》,45-62页,江西人民出版社,1997年。
10)邹培国:现代德语构词法,同济大学出版社,1994年。